阿楚

随心写文,专职开坑,愿者上钩。
非常感谢你们的每一个小红心!!

【有刀慎入】

黎耀輝站在博卡橋下,任瀑布飛濺起的水珠撲濕了他的臉。四圍很靜,只有瀑布的咆哮淹沒了他。他心也很靜,只是覺得空。本來站在這瀑布下的,應該是兩個人。
他慢慢轉身,往回走。
轉身那刻,他心裡沒來由地一墮。
黎耀輝坐回車上,點起一支煙。他想起何寶榮和那盞瀑布燈。他把最美麗的夢留給了何寶榮。他無力去想這樣是否太過殘忍。他太累了,只想逃離。
但他突然想回去看看瀑布燈。這個他與何寶榮共同的夢。只是他怕。他怕再見到何寶榮,怕他那句由頭來過,怕那個他們都無力改變的死循環。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那個小屋裡已經沒有了何寶榮和那盞燈。而此刻在瀑布下的,的確是兩個人。只不過一個決心結束,一個擁抱著他們的夢,投入絕望。於是水面翻起紅絲綢,飛流而下的瀑布帶起淡粉色的泡沫,泛出一陣陣冶艷胭脂紅。
黎耀輝最後看了一眼伊瓜蘇。他決心車一開走,就不再回頭。
此刻車里車外,不過幾千米距離。他端坐車內,他埋骨水底。他仰首希翼日光,他撲向冰冷黑暗。但到底,他失去了一切,他懷抱著他們的希望。
就這短短幾千米距離,追不回的是這世上最殘忍的界線。最冰冷的,生死之距。
這是多少年都不能修來的回眸。他們註定擦肩而過,在彼此以為的明媚春光裡,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黎耀輝,不如我們由頭來過。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