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楚

随心写文,专职开坑,愿者上钩。
非常感谢你们的每一个小红心!!

@ihctam 的關鍵詞友情接文
把濕身寫成了洗澡hhh小問題小問題
瞎寫
————————————————————————
何寶榮拽著黎耀輝在街上這裡走走那裡逛逛,吃得心滿意足地回家了。
何寶榮一進門就把外套扔在沙發上,留一句“我去沖個涼喔”就消失在了廁所裡,留黎耀輝一個人為所剩不多的薪水默哀。
沒多久,黎耀輝就聽到廁所裡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
“喂何寶榮你做乜啊”
聽不清何寶榮說什麼,不過想想也知道估計又在罵人了。
黎耀輝剛想進去看看,就看到何寶榮氣鼓鼓的臉從門縫裡冒出來:“挑,個水喉壞咗”頭發上還沾著沒洗乾淨的泡沫。
黎耀輝扯了扯嘴角。
何寶榮立刻炸毛:“笑乜啊你!咁依家點算啊!”
“得啦得啦,我去樓下燒水俾你。”說完順手從沙發上拿了毯子給何寶榮裹上。
等黎耀輝回來的時候,發現何寶榮裹著毯子,在沙發上……睡著了。
“喂何寶榮,起身啦。要著涼的。”
“你都知啊,咁遲先上嚟。”
黎耀輝說不過他,一把把他拽起來給他沖頭髮。
“咁大力做咩啊你,我自己來。”
黎耀輝沒理他,手上動作卻放輕了不少。
好不容易把泡沫沖乾淨了,黎耀輝把毛巾丟給他,“吶,自己抹。”轉身收拾東西去了。
何寶榮邊擦頭髮邊坐在床上看黎耀輝忙來忙去。好不容易等到黎耀輝坐定,他立刻撲了上去。
“做咩啊”黎耀輝一臉“你好重”的表情。
“我好睏喔…”
“果邊有床不訓?”
“哩邊舒服啫嘛~別吵啦,我要訓覺。”
何寶榮又往裡挪挪,找到最舒服的位置,像隻八爪魚一樣扒著黎耀輝睡著了。
黎耀輝沒事做,只好轉過頭去吸煙。
他低頭,看著何寶榮的臉在煙霧中半隱半現,孩子氣的眉目卻有一種迷離的美。午後夕陽懶洋洋的光撒在他還沒乾透的頭髮上,帶點卷的髮絲有些亂地耷拉下來,泛著微微的金黃,更顯得柔軟了。黎耀輝輕輕揉了揉他的頭髮,然後幫他理好。
他突然有種衝動,用手指描摹他平直的眉,漂亮的眼,碰碰他蝶翼般的睫毛。
大臉貓可能是感覺到了他的觸碰,不安的在他懷裡動了動。
黎耀輝看著他感歎,還是睡著的時候好啊。重是重了點,不過大魔王可是難得這麼乖。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