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楚

随心写文,专职开坑,愿者上钩。
非常感谢你们的每一个小红心!!

同居三十題之一起看恐怖電影

文風清奇,飆車新手。不太合理,人設略崩。請謹慎食用。
希望你們能努力get到一點點的萌點。

——————————————————————

黎耀輝注意到了以前從未注意的一家音像店。他想起那個難得悠閒的上午,跳著腳的何寶榮。

“過來修一下呀!這地方要死人的……”黎耀輝從少有的休息中清醒過來,無奈地與那個被何寶榮粗暴地踹了一腳的電視機對峙。

真係好悶?黎耀輝想著,步入音像店。

頭暈。
他沒何寶榮那麼好的語言天分,僅會的幾句西班牙語也只是日常用語,這琳瑯滿目堆著的電影碟片實在讓他無從下手。他只好通過外貌來盲選。

黎耀輝回到家,把租來的碟放在電視機上,看看裹在被子裡的何寶榮,下樓做飯。
端著飯回到小屋,何寶榮像是完全沒被他回來之後弄出的聲音影響一樣,依舊睡得很沉。
他是豬嗎……怎麼有這麼多覺睡。
“何寶榮,起身食飯喇。”黎耀輝一把掀開被子,何寶榮頗為不滿地嘟噥了幾聲,到底還是乖乖坐在的餐桌前。
“……喂,我租咗張碟,聼日你悶嘅話可以睇下”
何寶榮眼睛亮了:“乜片來噶?”
“唔知,我隨便撿的。”
“哦……”

趁黎耀輝下樓洗碗的空擋,何寶榮又把沙發和床拼在了一起,從電視機頂上找到了那盤碟,舒舒服服地靠在床上端詳。
黎耀輝推門進來。
“黑底白字……都冇D其他嘢的喔……幾悶嘅”
“似你。”不等回應,何寶榮自己笑開了。
“……呢係做咩?”
“喂大佬,你撿的係恐怖片嚟嘅嘛,我點一個人睇啊”何寶榮揚起臉盯著黎耀輝,暖黃色燈光映照得淚膜閃閃發亮。
黎耀輝心底一軟。
“你又驚果D嘢?”他把卡帶放到放映機裡,又把何寶榮往床裡面推了推,自己在沙發上躺下。

  ……
“喂,何寶榮。”
“?”
“你知佢地講咩?”
“嗯……知少少啦”何寶榮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屏幕。
電影氣氛渲染得很足,可惜語速太快,黎耀輝聽不懂。轉頭看看何寶榮,看得那叫一個津津有味。
沒辦法,看上去何寶榮是不會幫他翻譯的。他只好絞盡腦汁拼命猜。
其實恐怖電影主要就是看聲效和鬼,不需要懂什麼劇情。故事漸漸地推向高潮,畫面慢慢暗了下來,整個房間裡都迴蕩著主角驚慌的呼吸聲,牽動著黎耀輝的神經。
而一旁的何寶榮……
正盯著黎耀輝在微弱光線下勉強看清的側臉輪廓,小心翼翼地挪……挪……
恐怖片有什麼好看的,也就黎耀輝會怕這種假得不行的東西。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嘿嘿……
隨著電影裡主人公的一聲尖叫,何寶榮很适時地撲進了黎耀輝懷裡。黎耀輝被嚇得一哆嗦,才想起身邊還有個何寶榮,難得的沒有抗拒,抱住了他。
何寶榮的目的可不僅僅在此。看著在咫尺的黎耀輝的皮膚,他心想,從哪下嘴好呢……
何寶榮揚起頭,吻上了黎耀輝的脖子。柔軟的唇一寸寸帶著迤邐的春意上移,身子也不安分地轉了過來,壓在黎耀輝身上。
“嘩,做乜啊你,仲睇唔睇戲”
何寶榮一邊含糊不清地說了一句“睇乜戲啫,睇我啊~”一邊繼續攻城略地,吻到黎耀輝喉結的時候還惡意地輕輕咬了一下。
黎耀輝忍無可忍,按了一下遙控器把電視關了,捧起何寶榮的臉吻上了他的嘴唇。
何寶榮的唇是甜的,吻上去像埋進了最柔軟的蛋糕。黎耀輝用舌頭溫柔地勾勒飽滿的唇形,進而加深了這個吻,改為粗暴的掠奪。
兩個人的喘息充滿了整個房間,黎耀輝終於鬆開了他。
微弱的月光照耀下,黎耀輝看不明晰何寶榮的臉,只那微張的唇因為剛剛的吻而紅得格外耀眼。這樣的他,竟然有一種艷麗的美。
黎耀輝一翻身把他壓在身下。
他覺得他要死在何寶榮那誘人的唇逸出的喘息和呻吟中了。
若有機會,誰不願在牡丹花下死這一遭呢。
——————————————————
何寶榮一睜眼,就看到黎耀輝坐在床邊套衣服。
他拉了拉黎耀輝的衣角,笑著說:“早晨。”
黎耀輝回頭,剛想回一句“早”,卻聽見這家夥補了一句:“今晚睇乜片?”
“……”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