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楚

随心写文,专职开坑,愿者上钩。
非常感谢你们的每一个小红心!!

每次一片寂静的lof里有消息提示简直就是我码字的动力
要是lof的喜欢也能击掌就好了呜呜
我真的超在意小红心小蓝手的呜呜呜如果有评论和新粉就简直要跳起来了

有些最深处的孤独和恐惧是爱也不可以治愈的。
或者,爱本身就不堪一击。

【私设】【水仙】【病娇向】

人设大致如图↑斯文败类病娇×妖媚绝色

【病娇预警!!!慎入!慎入!】

其实就是借荣少这张脸写了个小短篇,,顺便满足一下想看他演眼镜斯文败类的愿望……之后会出人设和剧情都有改动的长篇。
————————————————————————

“你他妈的给我说清楚!”Jim一把把试图离开的荣拽回来。荣重重地摔到墙上,额前微长的发散乱着,发间露出的眼睛晶莹得醉人,映衬着红唇更加诱人。
他有些吃痛地皱着眉头,开口时却笑了。
“说什么?不就是你看到的那样。”面前人的笑容那么妩媚那么明亮,在Jim眼里却格外扎眼。
“好……好……你有种!”Jim气得摔门而去。

两人的关系逐渐冰冷。

一天……两天……终于有一天,荣没再出去,留在家里吃晚饭。
菜端上饭桌,荣刚想速战速决免得尴尬的时候,却见Jim不知从哪弄来一瓶红酒,倒了一杯递过来:“喝么。”
荣抬头看着Jim。他被他眼里的温柔所震撼。仿佛他们从未吵过架,Jim还是那个,永远把真实的温柔和伤痛只给他的Jim。
他仿佛听到他在说,一生一世。
他微微笑起来,接过了Jim手中的酒。
反正出去鬼混也是为了气他,何必呢。

这个家长时间没有过的温馨。连空气都仿佛漾着淡淡甜味。

午夜。
Jim被身边的动静惊醒,转头看见荣在他身边蜷缩成了一团。
“怎么了?胃疼?”说着伸手过去帮他揉。
荣疼得额头直冒冷汗,只能胡乱点点头。
过了没多久,荣喉头一甜,竟是咳出血来了。
“Jim……Jim!送我去医院……”
“……”
“Jim?”
Jim安抚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轻轻摇了摇头。
“那杯酒……我还以为是你换了个牌子喝!?”话未完,就又咳出了血。
血的颜色残留在唇上,一如初见时,惊艳了Jim的妖娆。
红得惊人。
我的荣……永远这么好看。Jim一边想着,一边捧起荣的脸说:“别怕……别怕……有我,我陪你……有我陪你……”
他回身,取来放在床头柜上的刀,狠狠地割向手腕。
血顿时喷涌而出。
他举起手,伸到荣眼前。
“荣……荣,你看。你最爱的红。”
血随着呼吸一股一股地涌出,落在他们的衣服上,床单上,艳丽地笑着。
荣也虚弱地笑了。
他躺在Jim怀里,两个人的血,渐渐染红了床单。
一如新婚时,铺在新房里的红床单。
他无声回答。
……一生一世。

是不知道xjb乱写什么东西的人勒

pocky kiss之类的东西是极有意思的。尤其是在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里。咬先前两口的时候,只顾着不要让它掉了,尝到的也只是食物本身的味道。只是有时候,过于甜蜜了。
到最后一口才是重头戏。怕她介意不想把这份嬉闹变成越界便格外小心。面上带着笑,唇与唇之间却若即若离。小心地不去碰到她的唇,心里却期待着偶然的接触。怎么可能不接触呢。碰到她的唇的那一瞬间,像不期而遇撞进了一个云里,甜腻柔软得像棉花糖。一个抓不住的梦。
恰如那年她揽着我的腰站在窗前。清风徐来,惊起万丈波澜。

毫無邏輯對話體小甜餅

“等下,佢呢?”
“邊個佢?”
“別同我繞花園,嗰日接电话嗰喎”
“你話小張?返台灣了喔。”
“……真係?”
“騙你做乜”
“咁你哋之間又冇事我又唔知。”
“我同佢真係冇嘢嘅,講咗幾多次你都唔信。”
“……得得得,怕咗你”
“喂,黎耀輝。”
“做乜?”
“不如……”
“等下”
“?”
“呢次,換我來講。
   ……何寶榮,不如我哋由頭來過。”

夸父追日。
原来真是有追上的那一天的。
只是当心,别太近。
你的光芒,会灼伤太阳的。

————
深夜脑残花痴文字。也就敢在这不加标签发发了。
他怎么能这么……令人想跪拜的同时,又这么可爱。

【梦】依旧是非常短小的车

【注】灵感来源:叶子洛梦境二十题,将“和喜欢的人缠绵”修改为“看喜欢的人和别人缠绵”
————————————————————————
黎耀辉从梦中惊醒。
坐起的动作太大,惊动了何宝荣。
“做乜啊你,大半夜的!”何宝荣不满地揉着眼睛,踢了踢黎耀辉。
黎耀辉兀自坐在那里。良久,暴躁地抓了抓头发,长舒了一口气。
“我梦到……”
何宝荣却在等待中渐渐有了睡意,含糊地“嗯?”了一声,“你讲乜啊?”
“我话……我梦到你……同别的人做爱。”
何宝荣僵了一下,随即底气不足地小声嘟囔起来:“咪就係咯……我嘅男朋友多如天上繁星,又不是只得你一个……虽然依家是……不过係梦来嘅嘛……做乜咁当真……”
黎耀辉突然欺身过来,吻住了何宝荣。他的吻一反往常,热烈而粗暴。何宝荣承受着他难有的主动,心里翻腾着难言的情绪。
“喂……啊……痛啊”何宝荣终是承受不住黎耀辉难有的暴烈,喘息着抗议。
黎耀辉停了下来,低头看着自己身下仿佛受了伤一般的小兽。他睁着潋滟的眸,带着氤氲的雾气直直地望过来,那样艳丽而易碎。
这是他的何宝荣啊。如此近在咫尺也遥不可及。
黎耀辉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嘴角弯起几不可见的弧度,温柔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这是对他们而言格外不同的一次缠绵。从狂骤暴雨到细雨缠绵,如被翻涌的海浪包裹灭顶,有声但死寂。其内暗涌,无语凝噎。

【有刀慎入】

黎耀輝站在博卡橋下,任瀑布飛濺起的水珠撲濕了他的臉。四圍很靜,只有瀑布的咆哮淹沒了他。他心也很靜,只是覺得空。本來站在這瀑布下的,應該是兩個人。
他慢慢轉身,往回走。
轉身那刻,他心裡沒來由地一墮。
黎耀輝坐回車上,點起一支煙。他想起何寶榮和那盞瀑布燈。他把最美麗的夢留給了何寶榮。他無力去想這樣是否太過殘忍。他太累了,只想逃離。
但他突然想回去看看瀑布燈。這個他與何寶榮共同的夢。只是他怕。他怕再見到何寶榮,怕他那句由頭來過,怕那個他們都無力改變的死循環。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那個小屋裡已經沒有了何寶榮和那盞燈。而此刻在瀑布下的,的確是兩個人。只不過一個決心結束,一個擁抱著他們的夢,投入絕望。於是水面翻起紅絲綢,飛流而下的瀑布帶起淡粉色的泡沫,泛出一陣陣冶艷胭脂紅。
黎耀輝最後看了一眼伊瓜蘇。他決心車一開走,就不再回頭。
此刻車里車外,不過幾千米距離。他端坐車內,他埋骨水底。他仰首希翼日光,他撲向冰冷黑暗。但到底,他失去了一切,他懷抱著他們的希望。
就這短短幾千米距離,追不回的是這世上最殘忍的界線。最冰冷的,生死之距。
這是多少年都不能修來的回眸。他們註定擦肩而過,在彼此以為的明媚春光裡,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黎耀輝,不如我們由頭來過。

【突然而至的求婚】
小短文,早就想寫了
————————————————————
黎耀辉转头看着窝在床上懒洋洋抽烟的何宝荣,叫了一声:“何宝荣。”他转头:“做咩啊”。黎耀辉不语,只把他的手拉过来,给他戴上了一个东西。亮晶晶的。
何宝荣把手拿到眼前看看。很简单的一个银色戒指,和他们的耳夹很配。上面还刻了字:“Fai”。他扬起嘴角。
在黎耀辉面前晃了晃手:“喂,噉算系乜意思啊。”“冇咩意思”“得,咁我摘落来了喎”黎耀辉身子一僵。
何寶榮在他身後得意地笑:“就知你係噉嘅啦,想結婚就直接點講啦~”
黎耀輝面子上過不去,小聲反駁:“我冇話過喔”
何寶榮不等他說完,把他拽過來,吻上他的唇。
“你廢話怎麼這麼多啊傻佬。”